弟弟被控故意殺人 昨日受審
  本報訊 (記者劉曉星)2014年2月28日凌晨,廣州越秀南路譚公直街的一處民宅發生人倫慘案。一名男子認為哥哥虐待患有老年痴獃的母親,爭吵打鬥中用彈簧刀將哥哥捅死在了家中。昨日,該男子歐炳權被控故意殺人,在廣州中院過堂受審。
  歐炳權共有七兄弟姐妹,除了老五阿強(化名)沒有婚配,其他人都已各自成家。患有老年痴獃及中風老母親便與阿強在越秀南路譚公直街的家中同住了十多年。阿強曾經開過出租車,後來沒做了,母子倆靠著老人的退休金過日子。老六歐炳權家住海珠區,一般每隔十多天就來探望母親。
  2014年2月27日11時許,歐炳權又去探望母親,母子三人一起吃飯。中午吃飯的時候,兄弟二人喝完了半瓶白蘭地,邊喝邊聊一直到下午,歐炳權的妻子打電話催他回家。阿強邀弟弟留下吃晚飯。席間,喝得很高興的阿強還喊來了街坊羅某。喝得微醺的兩兄弟因為母親的撫養問題爭吵了幾句,羅某記得,阿強生氣之餘用手拍了一下弟弟的肩膀。羅某勸和後,三人繼續喝酒,羅某不久後告辭離開。當時,兩兄弟還向羅某保證,不會再發生衝突。
  然而,到了次日凌晨1時許,譚公直街的街坊們再次聽到了兄弟倆的打鬥聲。據一名事後報警的街坊稱,打鬥聲停止後,他們不放心就過去看看。結果發現大門敞開,阿強渾身是血躺在客廳東南角通道口地上,歐炳權用雙手按著阿強的腹部,血汩汩流出。該街坊隨後通知了110和120。歐炳權被帶走,阿強經搶救無效去世。
  被告人:不滿哥哥阿強虐待母親
  歐炳權辯解,他之所以與哥哥發生爭吵打鬥,是因為母親受到了哥哥的虐待。他稱,案發當晚10時許,他扶母親去睡覺期間見到母親在流淚,就知道母親又被哥哥打罵了。他曾多次見過母親被哥哥毆打,其他兄弟姐妹也都知道此事。“我勸哥哥要保持好心情,對母親好一點,不要打罵她。哥哥聽後就發脾氣罵我,我就和他吵了起來。”歐炳權說,兩人邊吃邊喝邊吵架,吵了不知多長時間後,哥哥突然起身繞過茶几揮拳往他頭部打了幾下。歐炳權用手擋開之後,阿強又拿起煤氣罐旁的砂鏟砸,歐炳權躲避不及右面部被刮傷流血,砂鏟摔在地上。“我頓時十分生氣,又看見他向我撲過來,就順手拿起身旁茶几下麵的一把摺疊彈簧刀,打開刀刃後右手持刀對著他的身體連捅了幾刀。”
  姐姐:阿強照顧母親十多年不容易
  在歐炳權的姐姐看來,阿強並沒有弟弟所認為的那麼不孝。據姐姐稱,母親中風多年,與她同住的阿強就照顧了十多年。姐姐證實,母親經常在女兒來看她,給她洗澡的時候哭,但卻不願意說原因。姐妹們聽說這有可能是老年痴獃的表現,因此並沒有太責備阿強。她沒見過阿強打母親,只見他用手指著罵過,可能他這麼長時間照顧老人難免會不耐煩。“阿強照顧母親這麼多年很不容易,還過得去,街坊也有說過他能這麼多年照顧母親很不錯。”
  家人出具求情書
  歐炳權被公訴後,其兄弟姐妹和母親出示了求情書。其辯護人認為,歐炳權沒有預謀殺死哥哥,沒有主觀故意。用刀捅刺阿強後,他先打120後打110,因此主觀是想先救人的。當時兩人喝多了,阿強先用鐵鏟毆打歐炳權,後者才持刀反擊,阿強自身有重大過錯。對此,公訴人指出,現有證據只有歐炳權的供述里提到了是阿強先動手。另外,歐炳權明確供述,他拿刀的時候,阿強的鐵鏟已經掉到地上了,因此,他在此時捅刺阿強,已不屬於防衛行為。此案仍在進一步審理中。  (原標題:認為母親被虐待 弟弟將哥哥捅死)
創作者介紹

新娘房

mt47mtptd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