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修改完善《社會撫養費征收管理辦法》,強制地方政府定期公開相關信息,並要求上級部門參與社會撫養費的管理和監督
  □張海英
  “兩個部門公開的社會撫養費居然相差了11.57億,我還以為我眼花了呢!”12月25日,廣州市政協委員韓志鵬發微博稱,根據12月25日廣東省財政廳寄給他的《關於政府信息公開申請的答覆》,2012年廣東省各地征收社會撫養費總額為26.13億元。而此前,廣東省衛生計生委通報的去年廣東社會撫養費為14.56億元(12月26日《新快報》)。
  2013年,輿論關註最多、關註時間最長的大事件之一就是社會撫養費問題。不僅媒體持續關註和追問收支情況,而且多名律師也向多個部門申請公開相關信息。儘管在輿論逼問之下,7月份至今有24個省陸續公開了2012年度徵繳總額,共計200.98億元。然而,既不見公開詳細收入賬單,更不見詳細支出賬單。至今,社會撫養費收支問題仍是年度最大問號。
  之前,有律師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原廣東省計生委曾拒絕公開,不過後來還是公開了。雖然從拒絕公開到公開是一種進步,但有關部門公開的數據卻在打架,而且不是一般的打架——兩個部門的數據相差了11.57億元。
  《社會撫養費征收管理辦法》明確規定:社會撫養費及滯納金應當全部上繳國庫,按照國務院財政部門的規定納入地方財政預算管理。也就是說,社會撫養費由地方衛生計生部門征收,然後全部上繳到地方財政部門。然而,同樣是在2012年,同一個省,廣東財政部門顯示征收總額為26.13億元,而衛生計生部門顯示征收總額為14.56億元,這意味著地方衛生計生部門只上繳了14.56億元,那麼,財政部門多收的11.57億元從何而來——難道是自己在墊錢?這不是笑話嗎?
  顯然,無論是哪個部門公開的數據,都經過了一定的批准程序,都不是某個人在隨意公開信息。出現這種滑稽的現象,公眾很想知道,究竟是廣東各地財政部門多報數據,還是各地衛生計生部門故意少報漏報?雖然各地社會撫養費的收支均由縣一級計生、財政部門統籌,並不由省一級部門經手,但是,既然省一級部門公開數據,就應該對自己公開的數據負責。
  在筆者看來,不管兩個部門的數據打架是什麼原因,至少暴露出兩大問題:一是統籌層次太低。社會撫養費的收支均由縣一級計生、財政部門統籌,似乎變成了基層政府的私用錢。據悉,有的地方社會撫養費被挪用、坐支,有的地方把社會撫養費用於接待、提成、獎勵等方面支出。這大概是統籌層次太低的原因,由於統籌層次太低,所以上級部門既不管理也不監督。
  二是上級部門充當甩手掌柜給了基層政府亂收亂支的機會。上級部門既包括縣級以上的計生部門、財政部門、審計部門,也包括國家相關部門。即使上級部門過去不統籌、不管理社會撫養費,也不等於可以對社會撫養費不聞不問。大概就是因為上面不聞不問,所以下麵才會亂來。
  在筆者看來,不僅各級衛生計生部門、財政部門要公開當地的社會撫養費收支情況,而且,各地審計部門也要公開社會撫養費審計情況。另外,各級人大有必要對社會撫養費的收支情況進行重點審議或者專題詢問,公開最終結果。尤其是,要修改完善《社會撫養費征收管理辦法》,強制地方政府定期公開相關信息,並要求上級部門參與社會撫養費的管理和監督。
  (原標題:社會撫養費收支成年度最大問號)
創作者介紹

新娘房

mt47mtptd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